关闭

柳兴发:垦荒五载一生情

2019-05-10 10:31:37  来源:中国台州网-台州日报   作者:包建永

柳兴发参加纪念解放一江山岛战役的会议。

垦荒队员们合影,后排左三为柳兴发。

柳兴发(前排中)和老垦荒队员们在一起。

“椒江花园菜市场东南面,有个中国邮政储蓄银行,银行对面二楼,就是我家。楼下是一家卖酒的小店,很好找的。”

“五一”国际劳动节前夕,去采访大陈岛老垦荒队员柳兴发,他在电话里告知详细住址。唯恐我找不到,他又补了一句,“你说找大陈来的老头,他们都知道”。

我如约而至,很快找到那家卖酒的小店。小店里有七八位阿公阿婆在聊天。“阿婆,请问一下,有一位大陈来的阿公是不是住这里?”

“你就是报社记者吧。”不等阿婆回答,边上一位阿公站起来说,“我是柳兴发。”

哦,他提早下楼等我了。

我们来到他二楼家里。他小心翼翼地拿出数张稿纸,开始讲述他的垦荒岁月。

柳兴发很健谈,我们聊的,远比讲稿上写的多得多。

垦荒上岛

柳兴发是临海人,1936年出生,高小毕业。17岁那年,他来到海门(现椒江区老城区),当海员。

能成为一员光荣的垦荒队员,是他未曾预料到的。

1955年11月,时任青年团中央书记的胡耀邦到浙江省视察。在杭州的一次全省部分青年团干部座谈会上,他倡议组织一支青年志愿垦荒队,到解放还没一年的大陈岛上去开发建设。温州团市委接下这一任务,迅速展开宣传,招募青年志愿者。

“我姑丈得到这一消息后,就替我报了名。”柳兴发说,他当时正好失业,留在海门等工作。

在海门报名的有六七十人,最后经过筛选,选出20名,柳兴发成为其中之一。

20岁上下的青年,有一腔热血,对岛上生活充满了各种想象。但现实并不如想象的浪漫,岛上的生活其实很艰苦的。自国民党军撤退了,大陈岛人去楼空,成了一座荒岛、死岛,原有建筑、设施遭到严重破坏,百废待兴。“路不平,灯不明,电话不灵。”垦荒队员曾这样描述岛上现状。

1956年1月底,首批227名青年垦荒队员登上大陈岛。上岛后,第一件事就是植树,绿化海岛。

“植树需要两个人配合,我和叶莲莲一组。”柳兴发说。他负责挖坑,叶莲莲负责栽树苗。

在植树过程中,垦荒队员发现了好些铁疙瘩。柳兴发曾想打开一个看看,结果打不开,就扔掉了。也有铁疙瘩连在一起的,不知道干什么用。后来,部队派人来给垦荒队员上课,他们才知道,自己挖到的铁疙瘩是地雷。“很幸运,我们挖到那么多地雷,却没有一人因地雷爆炸而丧命。”

因为垦荒队人数多,于是又分出十多个小队,每个小队都有特定分工。柳兴发因为当过海员,被分到第七小队(捕捞队),学习张网捕鱼。

海上作业很艰苦,经常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。有一次,连续十多天风平浪静,正适合捕鱼。第七小队就一直在海上作业,直到起风了,才进港避风。“吃过中饭,倒头就睡,睡了十多个小时才醒来。”柳兴发说。

之后,柳兴发都在船上工作,直至退休。他从一个普通船员干到大副、500吨船船长、1600吨船船长。家里有一叠厚厚的证件,都是他一本本考出来的。

安家在岛

1960年7月1日,中共温州地委宣布大陈岛青年志愿垦荒队完成历史使命。许多队员返回原籍。

柳兴发因为是海员,选择留在岛上。1960年之前,他是因为肩负着开发建设大陈岛的光荣使命而留在岛上;1960年之后,他是因为对大陈岛有感情,因为自己的工作在大海而留在岛上。

当他结婚后,和妻子一起住在岛上,他就清楚地知道,他这一生,都要与大陈岛联系在一起了。

“与苏招女相识、结婚,也是一种缘分。”柳兴发说。有个垦荒队员是海门人,很热心地帮柳兴发介绍对象,结果,把自己妻子的好姐妹苏招女介绍给了柳兴发。

苏招女的父亲见了柳兴发后,比较满意。柳兴发当时什么都没有,苏招女的父亲帮他置办结婚家具。至今,说起老丈人,柳兴发都满怀感激。

苏招女原先在椒江是有工作的,嫁给柳兴发,去了大陈岛,就失业了。

“阿婆当时怎么看上阿公的呢?”我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“他人不错啊。”苏招女说,她家也是普通家庭,找对象首要看人品,“只要两人合得来,日子总会慢慢好起来的吧。”

在岛上,苏招女只能找些零工来做,贴补家用。

她算了一下,他们育有两儿两女,一个月光大米就要吃100千克,生活压力还是挺大的。

不过,他们都熬过来了。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。

50多年过去,两位老人感情依然很好。当我跟柳兴发聊天的时候,苏招女就静静地站在边上,认真地听着。当苏招女说话的时候,柳兴发总是微笑着看着她。他们会互相欣赏。

如今,儿女早已各自成家。儿女们也想接他们到椒江城区居住,方便尽孝,但是,他们不愿意离开大陈岛。

其中一个女儿想了个折中的办法:在椒江老城区买了一套房子,让两老有空就来住一段时间。

这几年,柳兴发夫妻的生活规律基本是这样的:每年清明节后至冬至前住大陈岛,冬至至来年清明节住椒江城区。

“这样挺好的。”既能享受天伦之乐,又不远离大陈岛的生活,柳兴发、苏招女感觉很不错。

爱融于岛

现在还在大陈岛上生活的老垦荒队员,只有五六个人了。“椒江的老垦荒队员里,住在岛上的就我一人。”柳兴发说。能亲眼看着大陈岛一天天变得美好起来,他觉得很自豪。

虽然大多数垦荒队员不在岛上,但是,他们的心,都念兹在兹,从来没有忘记这段光荣的人生经历。

老垦荒队员王宗楣上岛时担任垦荒队副队长(后任队长),他每年夏季都要来大陈岛上小住几天。“王队长来了,对我们嘘寒问暖,非常关心我们的身体健康。”柳兴发说。还有椒江的老垦荒队员张其元,也经常来大陈岛上玩,跟老友们聊家常。

这些老垦荒队员们节俭惯了,到了岛上,也舍不得住宾馆。没地方住怎么办?当地有家养老院,就在养老院里借住几天。

退休后,柳兴发在岛上也没有闲着。“岛上还有许多荒地,我和老伴去种树。”这几年,岁数大了,种树也吃不消了。他饭后就绕着岛上走,这边看看,那边瞧瞧,似乎每一处都有回忆,每一处都很亲切。

在他的家里,有许多垦荒队员的合影,还有一本垦荒队员名录。每当有一位垦荒队员走了,他就会在名字上画一个叉叉。这几年,画的叉叉越来越多了。

岁月流逝。大陈岛垦荒的日子,成了柳兴发青春时代里最珍贵的回忆。

因为与“建设伟大祖国的大陈岛”联系在一起,柳兴发、叶莲莲、王宗楣、张其元等垦荒队员,共同铸造起了时代精神。

照片由大陈实验学校教师余珍翻拍

责任编辑:泮非非
相关阅读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