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池德杰:用亲历撰写《梦缘大陈岛》

2019-07-07 09:47:02  来源:中国台州网-台州晚报   作者:徐家骏

图左为池德杰

池德杰一生都是积极向上的。他在温州瓯海中学(现温州第四中学)上初中时就加入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,学习成绩还特别好,因此他还当选为瓯海中学的学生会主席。

1955年他高中毕业就有正式工作了。同年年底,19岁的他响应号召,带头参加了垦荒队。登上大陈岛后,他被任命为垦荒队大队部委员,兼任大队文书和团支部副书记。而原来不薄的工资却自动取消了,和其他队员一样每月拿几块钱的补贴。

池德杰的家庭状况很特殊,他出生才6天,母亲因产褥热去世了。年轻失偶的父亲就被人雇佣去台湾帮忙做生意。他是祖母一手带大的,祖孙俩相依为命。他报名要去垦荒那刻,祖母已是耄耋老人,自然是一百个舍不得。别人也在背地里骂他:寡祖母养大你有多么不易,你有工作赚钱了不好好孝敬老祖母,去什么大陈岛?

自古忠孝难以两全。当年的池德杰受苏联小说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影响,热血沸腾,浩气凛然,他义无反顾地去了大陈。上岛不久,他和一批队员一起组建渔业队,克服了吐浪的痛苦,下海捕鱼去了。有一次在苏北的吕泗洋遇到了持续大风,他们在汪洋大海里和狂风恶浪搏斗了20个昼夜,所带的粮食都吃光了,仅靠几把米,熬一点稀粥充饥。总算挨到风浪过去,捡回来一条命。

1959年垦荒队办起了水产综合加工厂,池德杰又全心全意投入了新的工作。他和大家一起,动脑筋,找窍门,把鱼类加工成罐头和鱼松,把鱼籽打成香喷喷的鱼籽酱,为队里增加了收入。

池德杰一生最大的愿望,就是能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。他一次次把入党申请书递上去,一次次都没能通过,原因是,他的父亲在台湾。当年的“海外关系”是很敏感的。池德杰因此非常苦恼。王宗楣队长开导他说:有些人虽然参加党组织了,但在思想上还没有入党。你虽然组织上没有入党,可是各方面都符合入党条件。你就做一个“党外的布尔什维克”吧。

1971年,池德杰调回到温州。因为他做事勤勉,肯动脑筋,哪个单位都欢迎他。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单位的领导积极动员他入党。但是他心有余悸,他说,我感谢你的关心,但我把入党申请递上去,上面还是批不下来,我又要丢一次脸了。实际上,入党是他的夙愿,他梦寐以求的啊。于是,一份新的申请书递上去了,但他心里一直忐忑着。1981年,他终于成为光荣的中共党员。

两岸关系缓和后,他才知道父亲在台湾过得很惨。没能再婚,一直孤苦伶仃,重病时身边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,在举目无亲的凄惶和思念家人的极度痛苦中去世了。

我们去温州杨柳巷找到池先生的老家时,发现他家堂屋的房顶,许多瓦片不知什么时候都不翼而飞了,只剩下一根根摇摇欲坠的屋椽。大片阳光从破洞里直泻下来,却不能晒干屋里的积水。其实池德杰是正科级待遇退休的,每月退休工资有六七千元,修个屋顶不是问题。可是他为了留住大陈垦荒的不寻常岁月,记录那些刻骨铭心的故事,就置自家随时坍塌的危房于不顾。他的精力都用来撰写《梦缘大陈岛》一书了,他的财力也用于自费出版图书了。图书出版后,他无偿地赠送给温州、台州两地的图书馆、档案馆,当然还有媒体和垦荒队友。紧接着,他又写了关于自家身世的《追忆人生》《追忆人生续》两本书,并付梓出版。他说,人这一辈子,能留下有价值的三本书,他无憾了。

责任编辑:杨能勇
相关阅读
'); })();